沈逸:习大大万字回复《华尔街日报》,华盛顿读出“大义”了吗?

2015-09-24 04:20:19 财新网 0

【中美在网络安全领域该如何加强合作减少分歧?这是每一个关注中美网络安全的人都在问的问题。现在这个问题在习近平主席对美国《华尔街日报》的书面采访中有了答案:“中国是网络安全的坚定维护者,中国是黑客攻击的受害国。中国政府不会以任何形式参与、鼓励或支持企业从事窃取商业秘密行为”,四两拨千斤地回应了长期以来中美在网络安全领域的冲突和分歧。

作为此行的一个重要议题,习近平主席还参加了在西雅图举办的中美互联网行业论坛。此次论坛的受邀者,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沈逸副教授对中美网络安全深有研究,本文为他参加此次论坛的系列文章,授权观察者网发布,与读者分享。】

打游戏的都知道一般放大招是需要时间蓄力的,相比上下嘴皮子一碰立马出招的奥巴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访美前的招数更加引人关注。

9月22日,中国国家主席登陆西雅图,开启对美国事访问的同时,《华尔街日报》刊发了对习主席进行书面专访的全文。文中,习主席用将近10000字的篇幅全面、宏观、雄辩的回答了当前中美关系中的主要问题,包括热度最高的中美网络关系问题。此次在西雅图召开的第八届中美互联网论坛成为体现习主席战略思路的最佳场合,这场习主席与中美信息产业巨头的会面,也将因此载入史册。

习大大的讲话跳出了针尖麦芒的中美网络关系中的具体问题和应对策略的争论,展示了作为大国最高领导人的气度、胸怀和视野,从全球秩序、大国战略、中国发展三个角度切入,分别阐述了中国在全球治理、中美战略关系以及国家治理三个层面上是如何看待和理解网络问题,在访问美国之前全面而系统地展示了中国的认识、看法以及底线。

习近平主席在西雅图参加晚宴并发表讲话

首先,在全球层面,中国将网络问题看做是全球治理面临的新挑战,必须通过共建共享的方式加以有效应对。习主席在采访中明确指出“全球治理体系是由全球共建共享的,不可能由哪一个国家独自掌握。中国没有这种想法,也不会这样做。中国是现行国际体系的参与者、建设者、贡献者,一直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世界上很多有识之士都认为,随着世界不断发展变化,随着人类面临的重大跨国性和全球性挑战日益增多,有必要对全球治理体制机制进行相应的调整改革。这种改革并不是推倒重来,也不是另起炉灶,而是创新完善。‘穷则变,变则通’,无论是一个国家,还是世界,都需要与时俱进,这样才能保持活力。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有效的方向发展,符合世界各国的普遍需求。”他同时指出,“中国几十年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国际合作。因此,我们应该为国际发展事业作出贡献,很多发展中国家朋友对中国提出了这方面的强烈愿望”,“我不认为世界上哪个国家可以使全球治理结构向自己倾斜,也不认为这样做是符合时代潮流的。全球治理结构如何完善,应该由各国共同来决定。”“中国愿同广大成员国一道,推动建设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完善全球治理结构,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对国际治理的基本认识,决定了国家选择应对网络问题挑战的基本思路和原则。美国看到国际秩序和治理,是美国单一霸权治下的和平,亦或者是美国主导下的大国治理,这种强调自我中心、实力优先、单方行动的认识投射在网络问题上,就是斯诺登披露的“棱镜系统”,就是中美网络关系中肆无忌惮的持续单方施压,就是同时支持对ISIL黑客专家的无人机空袭、在中国的计算机网络中植入后门和资助通过网络对中国政治颠覆性信息发送项目。而对中国来说,对共享共建共治的偏好,就意味着选择以合作的方式来解决共同面临的网络问题,包括网络安全问题,同时在此过程中,避免被网络安全问题遮蔽视野,以至于遗忘了网络问题领域中更加广阔的合作空间。

其次,在中美关系层面,习大大强调的是大局观,以及在这种大局观指导下的网络安全合作。习主席明确指出“中美在全球治理领域有着广泛共同利益,应该共同推动完善全球治理体系。这不仅有利于双方发挥各自优势、加强合作,也有利于双方合作推动解决人类面临的重大挑战”,他还强调,“看待中美关系,要看大局,不能只盯着两国之间的分歧,正所谓‘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中国做出的战略选择是共同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其核心内容就是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在面对分歧时,习主席说“双方要相互理解、相互尊重、聚同化异,尊重和照顾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对可以解决的问题,双方要相向而行,共同努力加以解决。对一时解决不了的问题,要以建设性方式善加管控,防止激化或升级,防止对两国总体关系和符合两国人民利益的合作大局造成干扰。”

基于这种管控分歧、坚持合作的战略思路,习主席明确表示“中国政府不会以任何形式参与、鼓励或支持企业从事窃取商业秘密行为。不论是网络商业窃密,还是对政府网络发起黑客攻击,都是违法犯罪行为,都应该根据法律和相关国际公约予以打击。中美双方在网络安全上有共同关切,我们愿同美方加强合作。”这种表述,在此前习主席特使孟建柱访美之后的相关新闻报道中,也有比较清晰的展示。从理论上说,美国执法机构,以FBI为典型代表,和中国公安部之间已经有了固定的合作渠道,如何让这个渠道真正运作起来,避免国内政治的各种小算盘干扰了渠道的正常运作,是华盛顿需要认真考虑和解决的问题。

第三,习大大明确指出了国家治理视野下的网络问题,其本质是在新疆域中实现秩序和自由的平衡。在回答中,习主席首次全面系统地阐述了国家治理视野下的网络问题,他说“互联网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把世界变成了“地球村”,深刻改变着人们的生产生活,有力推动着社会发展,具有高度全球化的特性。但是,这块“新疆域”不是“法外之地”,同样要讲法治,同样要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网络空间与现实社会一样,既要提倡自由,也要遵守秩序。自由是秩序的目的,秩序是自由的保障。我们既要充分尊重网民交流思想、表达意愿的权利,也要构建良好的网络秩序,这也是为了更好保障广大网民合法权益。中国互联网蓬勃发展,为各国企业提供了广阔的发展机遇和市场空间。只要遵守中国法律法规,不损害中国国家利益和消费者利益,我们欢迎外国企业在华发展,尊重和保护外国企业合法利益。国际社会要本着相互尊重和相互信任的原则,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

法治、主权、安全、发展,在回答中构成了中国关注的重要目标;网络空间实现自由和秩序的均衡,是国家在网络空间治理的核心;有关外国企业发展以及消费者利益的论述,直接回答了美国媒体近期反复构建的错误论述,即中国正在试图通过网络安全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排除外国企业正常进入中国市场。

网络空间是全人类共同面临的新疆域,在习大大首次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之前,中方系统地阐述了在这个新疆域要实现的战略目标;如果美方有诚意就网络领域的相关问题与中方进行实质性的合作,避免这个新疆域的重大问题受国内政治的掣肘和利益集团的绑架,那么显然就应该认真理解中方的立场,一如9月23日美右翼保守派旗舰杂志《国家利益》刊发题为“中美峰会:奥巴马与习近平能否找到共同利益基础”的文章所指出的那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美国的国事访问,为中美关系提供了机遇也带来了挑战。习奥会面临的最主要挑战,就是能否在坦率谈及分歧领域的同时,寻找到诸多共同问题上的共同利益基础。而在这个过程中,奥巴马总统必须无视那些叫嚣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挑衅的声音。采取这种对抗性的途径,非但于事无补,而且只会对双边关系造成持续的损害。无论如何,历史车轮不会停下以等待不愿意看清前行方向的驾驶员,期待美方能如习主席在访谈中期待的那样,相向而行,管控分歧,聚同化异。如斯,世界幸甚。

本文来源:财新网 作者:沈逸 阅读:统计中...
还可输入300字

手机站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组织机构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在线留言 | 加入收藏
Copyright © www.xslz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丝路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