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永信 我不是你心中的和尚

2015-08-21 06:16:54 新丝路杂志 0

贺月圆

兴业

在传统的少林寺中,寺庙主要依靠的田产、地租、香火来生存,寺庙的收入不多,和尚们的生活条件也并不好,但释永信改变了这一切,他善于经营,对少林寺在一定程度上进行现代化商业化运作,使得少林寺收入暴增,僧人们的生活条件也得到了很大改善。

谈起少林寺的赚钱,释永信说:“少林寺需要管理,需要创收才能生存发展”。这或许反映了年轻方丈的经营观。初掌少林寺,释永信翻阅了大量资料,研究了禅宗祖庭的历史,他打算从做大少林寺这块牌子、扩大少林寺的影响入手。

而当时,少林寺的牌子已经泛滥。在2010年出版的新书《我心中的少林》中,释永信解释了在进行商业化经营的不得已之处:2004年前,寺庙门前成了一条商业街,街上假的“少林秘方”,冒名的“少林武僧”满天飞。1993年10月,漯河市某食品厂在电视台公然打出了“少林牌”火腿肠的广告。出于无奈,我们只得向对方发起诉讼。但类似这样侵害少林寺名誉权的案例太多了,我们决定来个主动注册。对我们来说,别无选择。为了少林寺的下一个1500年,我只能向前看,向前走。

“政府的管理模式肯定不适合我们,非政府的管理模式在国内还不那么成熟,我们认为企业的一些理念,一些经验也适合现在从事旅游为主的这么一些寺庙,管理上面做一些帮助”,释永信的观念是,既要遵循传统的百丈清规,也要借鉴企业管理模式,“几百口的大家庭需要管理”。

就目前内部机构设置看,少林寺称得上是一家架构完备的集团化企业。少林寺旗下既有专门的外联处、寺务处等机构,还成立了一系列商业化运作的公司。

从1988年1月少林寺院内首次公开对外表演开始,少林寺走上了“功夫经济”的道路;第二年少林寺组织了少林武僧团,目前已在6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过表演;

1996年,少林寺在中国寺院中率先建立了中文网站,随后又在网站上公布了《易筋经》、《洗髓经》、七十二绝技等少林武功秘笈。

1998年,少林寺成立中国佛教界的第一家公司——河南少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目前已拿到45个类别、200多项商标的注册证书;1998年改名为少林无形资产管理公司后,甚至开始授权制作少林主题的网络游戏。

此后少林寺还成立少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06年推出“功夫之星大赛”,得到不少于100万元的捐赠。

近年来,少林寺的商业版图还在不断扩张,开始伸向医药、电子商务、出版等众多领域。

2008年5月22日,少林寺开起淘宝店,销售产品既包括禅修用品,还包括注入少林僧人元素的T恤等,甚至还有售价高达9999元的《少林武功医宗秘笈》。、

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负责人田健弘强调,和少林寺有关的公司,寺院只出品牌,不去经营,不去拉广告,合作方有收入后再给寺院做一定功德,但金额有限。

少林寺在释永信主持下,已形成一个以宗教、武术、传统文化为核心,包含旅游、商业、地产开发、教育培训等在内的庞杂产业链。这条产业链也在全球开枝散叶,目前少林寺已经在美国、英国等国家建立了四十多个文化中心。根据释永信的介绍,他派弟子去开禅修和功夫课程,有信徒来也可以做一些佛事活动,帮人祈福超度,坐禅养生,还有一些中医保健。每个交流中心有几百到上千平方米的面积,少则几百学生,多则几千,靠学员学费来付租金、请人员。

2015年2月,释永信向澳大利亚肖尔黑文市市长支付约2040万元人民币,重启少林村房产开发项目,该项目总费用预计在3.6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7.6亿元),其中包含一座少林寺澳洲分寺,一间四星级酒店,一所少林功夫学院以及相关教学配套设施,还有一座有27洞规格的高尔夫球场。

记得一位老总曾对笔者说过:世间一切事物的背后都隐藏着利益两个字。在商业化浪潮大肆扩张的时代,在社会上已经很难找到一方未被商业侵染的土地。宗教是人内心纯粹的情感,容不得其它东西的沾染,少林寺是佛家弟子修行的场所,本应是纯洁精神的家园。在释永信的主持下,少林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了一个商业集团。人们不禁要问:释永信要破坏这方精神的净土吗?

从另一方面讲,我们不可忽略的事实是,僧人们也是人,需要钱来有更好的生活条件,少林寺是机构,需要资金来运转,对于人和机构来说,生存都是第一位的,是根本性的问题,而释永信恰恰解决了这个根本的问题。少林寺的意义在于佛教精神,那么,释永信的商业化到底是把佛教精神弘扬了还是抑制了,少林寺诸多的海外表演和交流以及文化中心的设立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


争利

我们心中的和尚应该是与世无争,对于金钱应该也是非常淡薄,不计较,不在乎的态度才对,但释永信改变了人们眼中和尚的这一形象,少林该得的钱他一定要拿回来,哪怕是上法庭打官司也在所不辞。

少林寺每年的游客人数已达150万左右,按每张100元的通票价格计算,门票收入达1.5亿元。其中少林寺景区每卖一张门票,少林寺可以提成30元,其余70元由当地政府和合资方港中旅按比例分成。

释永信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少林寺在门票收入的计算上比较被动,“到底卖了多少票,多少人是免票的,都是他们(指少林寺景区)说了算,给我们多少是多少。”
释永信对门票款的计较,让当地政府部门觉得,少林寺太商业化。一位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私下指责说:“你和尚念好经就行了,要那么多钱弄啥?”

但这个钱少林寺还真要定了。

据释永信此前透露的数据,从2005年到2011年,地方政府累计拖欠少林寺的门票抽成有4000多万元。释永信曾对媒体抱怨说,出家人也不能上访。不过有一天凌晨两点,河南省政府门口来了上百个和尚,那一年的门票款也随即结清。

在2013年底,在多次催要未果的情况下,忍无可忍的少林寺状告登封市嵩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嵩管委)违约,要求嵩管委支付近5000万元的门票分成款,以及延迟支付违约金200多万元。
少林寺起诉嵩管委,主要因为双方对协议条款理解不同,对门票分成的统计方法也不一样。少林寺按实际进入景区参观的游客人数计算,而嵩管委是在给少林寺的门票款分成中,对享受半价票价的游客票价收入,只付给少林寺15元,免票的游客没有给少林寺分成。
当然,少林寺也有自己的委屈,僧人们认为,政府主导的少林景区强行将少林寺圈入,导致信众无法自由入寺,香火布施大受影响,只能依赖票价分成维持寺院运转。一位少林寺一位内部人士也表示“双方积怨太深,已经没有调解的基础了”。
后来,当记者问到这起官司时,释永信首先表示,这件事本来只是双方之间的“私事”,但后来却被媒体曝光了,所以“觉得很不好意思”。但当他被追问现在此事是否已获得解决时,释永信方丈则称,事情将交由法院来解决,并形容这是一个“全球普遍的惯例”。

一个和尚如此在乎金钱,如此的争利,这打破了人们心中和尚的形象。抛开争利本身不说,和尚讲究“六根清净,四大皆空”,追求“脱世”,强调“放下”,在无欲无求的状态下追求精神的宁静、豁达。作为一个和尚,一个方丈,如此的执着于金钱,释永信真的能达到佛家修行者所追求达到的精神境界吗?亦或是,释永信只是一个披着和尚外衣狡黠的俗人呢?

然而,我们不能忽视的一个事实是,释永信虽争,但他争得是理所当然属于少林寺的。对于我们任何一个人,别人占有了本该属于我们的金钱,我们要讨回属于自己的钱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只是,我们总会反过来问一句,你是和尚,我们能这样,你能么?


现代

我们心中的和尚应该是过着古朴的生活,与现代社会的文明之间有一条巨大的沟壑,我们在往更前的文明发展,和尚应该总是静态的处于古朴的生活中,但释永信打破了我们心里的这一形象,他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传统与现代的张力。

2006年8月14日的旅游产业大会上,因为促进登封旅游事业有功,登封市政府奖励释永信一辆价值100万元的越野车。在网上,有75%的网友反对这一奖励,一种观点认为:登封市花这么多钱买车奖励僧人,还不如资助失学儿童。另有观点认为:佛家讲究“六根清静”,少林寺不应该受世俗所扰。释永信有点委屈,“毕竟是政府奖励的,也不能不要。”

2011年3月,释永信在两会上用着Ipad,后来有拿上了IPhone6Plus,随后就有人质疑其违背修行者的清规戒律。

面对这样的质疑,他表示:上世纪90年代初,河南最早开通一批模拟手机,少林寺的僧人就开始用了。新时代的僧人应该利用这些技术为佛教服务。释永信2014年参观苹果公司的时候,曾对库克说“到苹果公司满眼是简单和纯粹,无一余物,一尘不染,如‘禅境’。

对于处在社会中的每个人,都会拥有某种身份,伴随着身份而来的是人们对于这个身份的要求,人们为每个身份都制定了一个框架,为每个身份都描绘了一副画像。作为一个和尚,释永信打破了人们对于和尚的框架,与人们描绘的和尚形象有着很大的不同。释永信的所作所为错了么?他发展了少林寺,传播了少林文化,算得上是丰功伟绩;释永信对了吗?作为一个和尚,浓重的商业味侵染了少林净土,个人的行为也与和尚应该有的行为有所不同。时代在发展,处于时代中的事物在变化。和尚应该是原来的那个和尚吗?少林寺应该是原来的少林寺吗?对于人们身份的要求能变化吗?我们需要重新思考。

                                                                                                                                                                                                            新丝路  贺月圆

本文来源:新丝路杂志 作者:贺月圆 阅读:统计中...
还可输入300字

手机站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组织机构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在线留言 | 加入收藏
Copyright © www.xslz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丝路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