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 更愿意外界把我当做一个经济学者

2015-08-21 09:09:48 新丝路杂志 0

 

黄奇帆

 

财经专家

 

今年上半年,31个省区市公布了今年上半年的GDP。重庆以11%的GDP增速领跑,在31个省区市中排名第一,不仅远高于7%的全国平均水平,也超过了自己10%的预定目标。重庆的GDP增速,引起了各界的关注。分析人士认为,重庆经济高速发展,与黄奇帆个人有着很大关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也曾经说过,上海给重庆的一大贡献是送来了一个资本市长黄奇帆。

黄奇帆在经济方面卓越的才能备受高层认可,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黄奇帆成为三中全会《决定》起草组成员之一。《决定》的起草组和中央宣讲团,成员多数都是专家学者、国家部委负责人,来自地方的官员只有两人,黄奇帆和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三中全会之后,官方成立了中央宣讲团,黄奇帆是28名成员之一。

在对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上,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主张纯市场化,他反对政府拉动。张维迎曾说,“经济发展,靠的不是政府,靠的不是简单的劳动和资本投入,而是企业家的创新。只有企业家,才是创造财富的动力。老的企业倒下了,新的企业崛起,不断地优胜劣汰,经济才充满活力。历史证明,什么事情,包括产业发展,创新等等,政府一插手,事情就被搞砸了。”

作为一个有着丰富实操经验的重庆市长,在对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上,黄奇帆与张维迎有着很大的不同。黄奇帆不仅主导政府拉动,而且,他是一个非常有魄力的实践者。在中国经济进入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下,重庆经济社会发展在全国引领风骚。在GDP增长,吸引外资,进出口贸易,产业发展,城乡统筹等方面,展现出这个西部特大城市发展的勃勃生机及其迷人的山城风貌,重庆亮眼的成绩证明了黄奇帆观点的正确性。

黄奇帆对于资本市场也有着深刻的见解。在谈到股市的改革的问题时,黄奇帆认为应当先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然后再推多渠道股权融资让巨量现金进入股市,提振股市信心;接下来再启动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他强调,“一般类的改革,一定要'接地气',懂行情,经济学的道理可能大家都知道,如果你知道根据实际情况,按照改革需求顺序牌这个道理,遵循工作秩序。那就是一副好牌,次序打乱了,你就会输。”

今年6月3日,出席重庆市金融办与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战略合作签约仪式时,黄奇帆表示,“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大家说了多少年,越说越难越贵,变成了一个痼疾。原因是文不对题,没有针对性,与虎谋皮。这些环节,你叫他们减少利息,不可能,所以说来说去,总解决不了。解决问题的真正办法是什么?就是资本市场。”他强调,“让一大批企业,不管大企业、小企业(上市),大企业到A股去上市,中小微企业到转板、三板去上市,”然后改变融资市场的力量对比,倒逼利息下降。
对于金融,黄奇帆的认识更是入木三分,他说,金融的本质就是三句话:一是为有钱人理财,为缺钱人融资;二是信用、信用、信用,杠杆、杠杆、杠杆,风险、风险、风险;三是金融不是单纯的卡拉OK、自拉自唱的行业,金融如果不为实体经济服务,就没有灵魂,就是毫无意义的泡沫。黄奇帆对于金融的观点引起了金融界和社会的广泛共鸣。
 

地票制度

 

我们国家每年城市化、工业化要征用农地,这些年每年要征800万亩,中国原来有20多亿亩,现在是18亿亩耕地到了红线。我们国家耕地为什么一直在减少?黄奇帆表示,城市刚性扩张要用地,每个人用100平方米,4亿农民差不多就是400亿平米,城市就这么扩张了,关键是农民两头占地,农村4亿农民差不多有10万平方公里的建设用地没有退出,两头占,这是出现问题的关键点。怎么让进城农民把农村的建设用地退出来,同时又保护农民的利益,这一直是个难题。

为了解决保护耕地的难题,黄奇帆设计了一个创新的制度——地票制度。重庆成立了土地交易所,实际上就是土地的用地指标。通过把农民不住的宅基地、过去一二十年乡镇企业的废地以及农村闲置不用的粮站、学校、公共场所复垦为耕地,这样就盘活了农村建设用地存量,增加耕地数量。按照我国土地用途管制制度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耕地占补平衡的要求,增加的耕地数量就可以作为国家建设用地新增的指标。这个指标除优先保障农村建设发展外,节余部分就形成了地票。按照增减挂钩政策,地票与国家下达的年度新增建设用地指标具有相同功能。通过交易,获得地票者就可以在重庆市域内,申请将符合城乡总体规划和土地利用规划的农用地,征转为国有建设用地。这个过程是城市建设用地增加,农村建设用地减少的过程。地票制度很好地保护了耕地,打通了城乡建设用地市场化配置的渠道,开辟了反哺“三农”的新渠道,推动了农业转移人口融入城市,优化了国土空间开发格局。

2008年,重庆报经中央同意,成立农村土地交易所,启动了地票交易试点。这些年来,重庆每年3万亩,一共搞了15万亩的地票,地票最初每亩交易价9万,后来到20多万,这样15万亩地差不多300亿人民币进了农村,反哺了农民。城市房地产商买了地票去征地,搞他的房地产,农民卖出地票,双方的整个过程都是自觉、自愿,不是政府强制的。重庆把大量的农村闲置的建设性用地复垦为耕地,把地票的交易价格扣除复垦的成本,15%归集体,剩下的85%全部归农民。总的来说,我们这个300亿进了农村,相当于农民增加了财产性收入。

黄奇帆说,有了地票以后,重庆现在建飞机场、学校、高速公路、医院这些基础设施、公共设施,用国家的指标,搞房地产就买地票,由市场来支持这件事。这是一个资源优化配置的案例,重庆绝对有把握的说,虽然城市化会带来城市建设用地的增加,但通过地票的退出,到2020年,重庆3400万亩耕地一亩都不减少,还能增加100多万亩。

黄奇帆一次演讲中说,最近重庆又把地票的原理应用到了新的领域。重庆现在希望大家用新能源车,用光伏电池,或者风力发电,政府的支持政策就是谁买新能源车,搞家用光伏就补贴,但都是启动的时候一次性补贴,后边怎么持续就没有了。现在重庆除了启动的时候给一些补贴以外,更重要的是有持续支持的概念。黄奇帆还给现场的听众算了个账:一个人买了一辆电动车,一年开5万公里,本来每100公里要用10升汽油,5万公里就用5000升,5吨汽油,如果汽油燃烧,就有碳排放,现在电动车开5万公里,没有排放,算个账就是排放指标,可以拿这个指标到碳交易所卖掉,就鼓励用电动车的人持续用下去。


     谈“一带一路”

 

当前,国家正着力实施“一带一路”战略,重庆定位为“一带一路”的战略支点,着力建设内陆开发高地。

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提出和落实,在黄奇帆看来,带来的第一个利好就是“西部大开发有了更多的通道,有利于推进新时期的西部大开发。”

黄奇帆带着幽默的口吻,“过去,西部大开发中是‘一江春水向东流’,我们西部等于处在了开放的末端,所有的货物都要运到沿海,再运往世界,由此带来的物流成本和交易效率,与沿海地区相比有差距,西部在开放中处于不利地位。”

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提出,使得西部骤然变身为开放的前沿,东部的货物可以通过长江黄金水道,或是铁路、公路,运到重庆,通过以渝新欧为依托的丝绸之路,便捷地发往中亚、俄罗斯和整个欧洲。黄奇帆说,这样的发展战略,对于新时期西部的大开发、大开放将带来巨大利好。

对于“一带一路”对中国的意义,黄奇帆认为“一带一路”将使整个中国进入全域开放新格局,并将带来巨大发展机遇。他说,“一带一路”战略不仅是推动中国和世界经济和谐、共赢、发展的战略,而且也将是改变中国发展的战略。过去中国开放以沿海为主,而“一带一路”战略将极大推动中国内陆开放高地建设。中国内陆地区将变改革的后位为改革的先锋,使整个中国进入全域开放,全方位开放的新格局。

黄奇帆表示,有好的制度安排,内陆也能和沿海一样开放。他以重庆为例,近年来重庆致力于大通道、大口岸、大平台建设,形成通向国际市场的水陆空三大通道和枢纽,以及水陆空三个国家一类口岸,配套了水陆空三个进出口特殊监管区。得益于内陆开放高地建设,重庆进出口总额6年间从60多亿美元增长到950亿美元,涨幅达16倍。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我们国家的方针,特别是经济进入“新常态”下,大力发展经济更是尤为重要。要想更好的发展经济,自然需要政府官员有更多的人懂经济,黄奇帆就是这样一个懂经济的市长,他专业的经济知识正在助推着重庆的发展。民众也期待着有更多像黄奇帆这样懂经济的官员,推动政府科学发展经济,推动经济更加繁荣,民众生活更加美好!

 

新丝路 贺月圆

本文来源:新丝路杂志 作者:贺月圆 阅读:统计中...
还可输入300字

手机站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组织机构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在线留言 | 加入收藏
Copyright © www.xslz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丝路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