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慈欣 实现科幻小说亚洲的突破

2015-09-21 03:34:14 新丝路杂志 0

8月24日 被称为“科幻艺术界诺贝尔奖”的第73届雨果奖在华盛顿斯波坎会议中心终于揭晓,中国作家刘慈欣凭借科幻小说《三体》获得最佳长篇故事奖,这也是亚洲人第一次在国际上摘得雨果奖。

现年52岁的刘慈欣告诉记者,当自己从1989年开始科幻创作的时候,雨果奖就像天上的星星,从来未想过自己和它会建立什么联系。谈到雨果奖带来的影响,刘慈欣说,也许这意味着收入已经可以让你不用去工作,但骨子里自己还是个科幻迷,不懂什么物理学、宇宙学,科幻的作用就是启发对读者真正的物理学、天文学、科学产生兴趣。

数据显示,刘慈欣获奖的消息在国内传开之后,不到两小时,《三体》就登顶亚马逊畅销榜第一。

 

26年摘下星星

从开始创作科幻小说到最终获得“雨果奖”,时间过去了26年。

在刘慈欣的记忆里,中学时,文理科成绩都是中等偏上水平,不好也不坏;虽然一直在重点中学,但从小到大和老师的关系都比较疏远,不积极参加活动,不是“受关注的学生”。高考时,能选的学校和专业就那么几个,学水力发电是因为好分配工作。大学时,有过当科学家的想法,但要当科学家就得读研究生,他没有考,“考了也考不上,我们班没有一个人考上,只有一个保送的。”

然而从小时候开始,他就渐渐发现自己的思维方式和其他小伙伴不太一样,就是“别人的形象化思维有一个尺度,但对我来说,多大的宏观,我都能把它形象化。”
刘慈欣在很小的时候就非常着迷于科幻小说,过人的天赋加上强烈的兴趣,他的命运有个箭头,似乎指向了一个方向。难得可贵的是,他26岁的时候开始创作科幻小说,并在平淡的生活坚持着爱好。

刘慈欣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是山西阳泉一个国企发电厂当工程师,近30年来都没有换过单位。在公司,他本本分分的工作,下班后回家陪老婆孩子,和大多上班的人一样,过着平淡的生活。

在阳泉,刘慈欣的同事很少有人知道“刘工”业余是个科幻作家。他读初二的女儿也并不觉得爸爸是个多了不起的人,因为虽然会看到爸爸经常接电话、发邮件,但从没有人会来家里拜访。

1989年,刘慈欣完成了首部长篇小说《超新星纪元》。作品想象超前,却是生不逢时。其后,他十年辍笔。直到2000年左右,《科幻世界》一下发表了他的《鲸歌》等5篇短篇小说。

“那是刘慈欣创作上的爆发点。”科幻作家郑军回忆道。当时读完,他就敏感意识到,这位作家与众不同,“作品成熟。成年读者能从中汲取养分。”姚海军则直言,简直令人惊艳。

在《三体》之前,刘慈欣的前几部作品反响普遍比较一般,直到《三体》问世后,一版再版,并被翻译成外文出版,在科幻迷中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最终,《三体》这部作品获得“雨果奖”,得到世界认可。

从1989年开始创作科幻小说到2015年获得“雨果奖”,刘慈欣用26年摘下了他心目中的“星星”。从来到这个世界26年后开始创作科幻小说,过了又一个26年让作品获得世界认可,茫茫暗夜,不见前方的路上,26年的坚持换来的成功足以令人落泪。

在获得成功之后,刘慈欣的内心依然是平静的,他并没有因为获奖就飘飘然起来,对待创作,他一如既往地认真。当有人问刘慈欣“您您的下一部作品什么时候出来?”刘慈欣说,“唉!我其实已经写了一部,而且写了两三年,但现在全部作废了。突然感觉这个故事失去了吸引力。这是一个作家的噩梦……我采用的,并不是商业写作的手法,没有套路,所以每次都写得很慢很痛苦。我想追求独特的想象,如果别人也想到了这些,我就失去了创作的激情。美国人写科幻题材,不光构思框架,还要把细节都想好,才抓紧时间赶快写的。我下一部作品已经构思了两年,刚刚想到一半。

 

科幻和科学是好基友

在刘慈欣看来,科幻是可能性的文学,它把所有可能性排列出来。刘慈欣说反映与批判现实,不是他创作的目的。

刘慈说,科幻是一种可能性的文学。也就是说,如果宇宙中存在其他的智慧生命,构成一个宇宙社会。那么把人性放在宇宙中,有很多种可能。它存在最好的可能,也有最糟的可能。《三体》中,表现的就是最糟的可能。还有不好不坏的可能——比如像我们地球上的这种现状,人与人之间可能存在敌视与仇恨。但同时,人与人之间也有相爱与互助。一种最好的可能是,整个宇宙被一种完美的道德体系所约束,整个宇宙都有共同的道德,生命在这个宇宙中得到完全的尊重。

“科幻文学从本质上说,就是把现实中人放到非现实的环境中,然后产生故事,这是它的基本原理。而且,你可能注意到,不管是科幻小说,还是奇幻小说,其设定背景90%都是专制社会,很少有民主社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道理很简单,为了故事好讲。民主社会中的矛盾没那么尖锐。所以很多幻想小说,出现的都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民主社会。即使出现,也会试图揭示这个社会中的种种矛盾、民主的缺陷。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作者在现实生活中的政治态度,这是对应不起来的。”

刘慈欣相信技术的力量,他认为技术可以解决大多数问题,他然是坚定的反“反科学”者。“我说不好‘反科学’的潮流是什么时候,由西方吹过来的。但明显是,有过一段,文化界将科学当成坏事,呼吁回归田园生活时代。”郑军思索说道,可是——“如果主力科幻作品里,‘反科学’被当成正面描写,那么在刘慈欣的作品里,‘反科学’就是作为反面来写。”

“不可否认,科学的负面作用确实触目惊心。‘反科学者’在某种程度上,对科学的批评有一定道理。但我认为,不能因噎废食,将科学的发展停滞下来。我们应该在它发展的同时,采取尽可能完善的措施,防止与减轻其负面作用。”刘慈欣说他热爱科学,“但没有将这份热情上升到信仰高度。我没有信仰。我是无神论者。”

 谈到科幻小说和科学的关系, 刘慈欣说,“科幻小说可能是科学催生的,但它不是为了普及科学,而是借助科学来丰富故事资源,构造更好的故事。科幻作家当然要提升科学水平,但你再提升也有限,达不到专业水平。这个时候,就需要真正的科学家不断鼓励他们去写,去开发更多的故事资源。科学和科幻是一对好基友,它们的感情发展了一两个世纪,现在在西方它们有闹别扭的趋势,但是我作为中国的科幻作家,希望这对基友的激情持续下去。”

 

要预防外星人入侵

外星人到底有没有?有人凭直觉说没有,有人会想一下说,宇宙这么大,地球能有生命,其它星球完全可能存在外星人。一个科幻小说作家,经常在小说中写外星人,刘慈欣对外星人有着自己的看法。

刘慈欣说,外星人、其他的外星生命对我而言,一切都是未知的。现在科学上连有没有外星人生命还不知道,我怎么会相信外星人入侵必然来到呢?换句话说,写科幻小说时,用的是科幻思维。从现实思维来讲,科幻小说里描述预测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对此,我只能说它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既不能证实外星人会入侵地球的存在,也不能否认其不存在。

同时,刘慈欣认为存在“外星人入侵”的可能。刘慈欣说,“外星人入侵”与别的危机不同——比如,环境危机有一缓冲过程。现已出现气候变暖,此前,我们就能看到这些迹象。外星人入侵很可能没有任何预警时间,我们完全有可能一万年也遇不上。再过一万年,可能周围一片空旷,人类什么也没看到。但也有可能,一觉醒来,第二天早晨,入侵就发生了。我觉得对此,至少要有一个预案,这应该是一个很合理的想法。

刘慈欣说,中国应该针对外星生命开展一些相关研究。这不是开玩笑!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应该尽快制定应急措施和相应的政策——当外星人到来的时候该采取什么政策?是接触还是不接触?谁去接触?接触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在’十二五’的提案上说这个,看起来很可笑,但它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一旦它出现,什么房价、医疗、教育、腐败统统退居二位。这怎么就可笑了呢?”刘慈欣在面对记者采访时谈到这个问题有些激动,没错,他真的是很严肃的。

本文来源:新丝路杂志 作者:贺月圆 阅读:统计中...
还可输入300字

手机站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组织机构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在线留言 | 加入收藏
Copyright © www.xslz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丝路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