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 角色之痛

2015-09-23 04:06:32 新丝路杂志 0

 

 

女代母职

朴槿惠出身在一个显赫的家庭,他的父亲朴正熙在1961年以政变方式推翻李承晚政权,成为总统,时年9岁的朴槿惠成为了“大令爱”。虽然父亲贵为总统,但她的母亲总是教育她们兄妹,“不可以向别人炫耀你所拥有的东西。”并且时时提醒孩子们要自爱知足,“就算父亲是总统,我们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总有一天还是得回到新堂洞,不可以因为住在青瓦台就有优越意识,别忘了这里只是暂时借住的地方。母亲的教育对朴槿惠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让她即便身为“公主”,也没有养成那种高高在上的傲人心理。
在朴槿惠的传记里写道,母亲贤慧能干、品行端庄。行程忙碌的父亲时常不在家,家中大小事都是母亲处理,甚至修缮的工作也难不倒朴槿惠的母亲。“我的母亲什么都会”的想法让朴槿惠非常自豪。

在有次访谈中记者问道,朴槿惠回忆道,“母亲对品格教育的意志和信念非常坚定,小时候多亏她对我们的教育,让我们得到了人生中最珍贵的财产——关怀。对人的关怀,其实也是对人的礼仪。”母亲对事情“公平且没有丝毫动摇的一贯性原则”,使朴家三姐弟对是非黑白有着很清楚的认识和区分。”
朴槿惠考大学时,尽管母亲希望她学习历史,但她称“想致力于企业发展”,考入西江大学电子工学系。母亲多次感慨地说“槿惠好像没有选择普通女性所选择的平凡道路”。

4年后,朴槿惠以4年平均学分3.82分(满分4分)的优秀成绩毕业,前往法国准备留学。旅行当中,却突然接到要她立即回国的通知。在机场的报摊上,她看到一行醒目的标题--“朴夫人遇刺”,仿佛感到“利刃深深刺入心脏,阵阵剧痛袭来”。
陆英修死于光复节纪念活动。刺客朝主席台上的朴正熙开枪,却击中了陆英修的头部。经调查,刺客受到“在日本朝鲜人总联合会”干部的指使,但朝鲜方面始终否认策动了刺杀。

母亲的离世对朴槿惠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朴槿惠不能一直沉浸在悲痛中,不能消极,相反,做为总统之女,她需要承担起责任。22岁的朴槿惠在母亲逝世6年后女代母职,承担起“第一夫人”的部分职责。她在日记中写道:“现在我最大的义务是让国民看到父亲并不孤单。我决定放弃洒脱的生活,放弃我的梦想,放弃所有的一切。”
为了做好“第一夫人”,22岁的朴槿惠开始穿母亲的衣服,戴母亲遗留的首饰,模仿她的言行,参加各种外交活动。朴槿惠用母亲的衣物包裹自己,因此也包裹住20岁出头的芳华,以及对爱情的希冀。

这一切并不是朴槿惠想要的,但是作为总统之女,她需要克制自己的内心的想法,她需要去塑造一个特定的形象,甚至是需要去在众人面前表演。个人的悲伤和想法被隐藏,去按一个特定的形象去生活,没有几个人想这样,特别是对于一个20岁出头的女孩,但是身为总统之女的朴槿惠不得不这样,不得不承受。

 

承受父亲的阴影

1979年,朴槿惠的父亲被情报部长金载圭刺杀,得知父亲被刺,她的第一反应不是痛哭,而是冷静地问:“前方(边境)有什么情况?”她的冷静,她的问话让人惊讶,作为总统女儿的朴槿惠已经彻底的走进了这个角色,为国家着想,把国家摆在最高位,抛弃掉个人情感,个人的情感在这个角色甚至可以不见踪影,这就是总统女儿必须扮演的角色。

“那一刻,即使有人在背后刺我一刀,恐怕我也不会觉得痛了。”失去父亲的朴槿惠承受了巨大的痛苦,“白天我会先隐藏心中的伤痛迎接前来吊丧的客人,但到了晚上痛苦就开始袭来。”她的父亲走后,朴槿惠尝到了世间人情的冷暖,从前与朴正熙亲近的人居然也对她们三姐弟冷漠了起来,“在担任第一夫人的那段时间,我身在可以了解国家整体脉动的权力最上层,但是父亲离世之后,我也尝尽了社会最底层的滋味。”

由于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在位18年的独裁统治,招致了很多政敌和众多群众的不满。朴槿惠身为朴正熙的女儿,人们惯性地把对她父亲的不满和怨恨转移到她身上,即使父亲的所作所为和她没有关系,她也不得不承受父亲留下的阴影,无法逃脱。

刺杀父亲的情报部长被逮捕,朴槿惠想依靠法律严惩杀害父亲的凶手。但是韩国最有名的律师,声称是父亲最坚挺的支持者这样回复:“我不替凶手辩护,就等于是帮你了!
这位律师说的没错,当时不仅许多律师联名替刺客辩护,一些城市还爆发游行示威,要求释放刺杀总统的情报部部长。大家高呼:“他杀了一个独裁者,是了不起的民族英雄!

朴槿惠的住所也被情绪激昂的人群包围。她不能出门,也无法求救,只是悲哀地意识到,不管他们一家曾经为这个国家带来怎样的改变,做出怎样的牺牲,现在,世界被颠覆,一切被唾弃。背叛!这是她唯一能想到回敬这个世界的词语,她的胸腔里奔腾的全是愤懑和失望,但表面上她依然淡定从容,认为只有骄傲地面对声讨,才是对父母最大的告慰。

反对者的仇恨是非常恐怖的,朴槿惠可怜的眼泪,反对者不仅不会同情,还会感到无比的快意。1980年1月,朴槿惠跑到父母的坟前痛哭,凄哀无比。此时,新任总统掀起了批判朴正熙的浪潮,她悲痛欲绝的照片被搬上报纸,让反对者快意。

仇恨总是不易消退,即便父亲被刺20多年后,在朴槿惠参加总统选举中,父亲朴正熙留下的阴影依然是她挥之不去,不得不承受的。

朴槿惠在2007年参选总统的朴槿惠形容朴正熙的“5·16军事政变”是场“救国革命”;2012年7月她又称那是“我已故父亲在不可回避的情况下做出了最佳选择。”再次引发反对者不满。后来朴槿惠不得不向向全国公开为父道歉:“我深深向所有因政府滥用权力而受伤害的个人及受害者家属道歉。”她说,身为女儿,当众指出父亲的缺点不容易。

朴槿惠从政以来为父亲道歉了十多次。朴槿惠还曾握着金大中的手深表歉意,让金大中感觉像“朴正熙转世向我伸出和解之手,很是高兴”。但大多数人总是记不得或是不满足,当她一再说“已经道歉过了”“就像我多次说过的”,人们认为她说得没有诚意,有时只是迫于支持率的下滑才为父亲道歉的。
父亲的阴影像魔咒一样是她挥之不去的,因为她是朴正熙的女儿,因为她是一位后来的总统,即使心理有千万的不愿意,处在这两个角色中,她就不得不去这样做,违背着良心指出自己已故父亲的缺点。

 

右脸曾被划出11厘米伤口

身为一名政治家,朴槿惠有着特别的忍耐力。2007年2月,朴槿惠去美国访问。在机场,当朴槿惠走过安检仪的时候,机器总是响个不停。安保人员于是将朴槿惠带到了屋内盘问。随行的人开始抗议,表示朴槿惠是韩国有影响力的政治家。但是,朴槿惠始终配合,没有任何抱怨。最后证明,是朴槿惠的一个小发卡引起的机器报警。她说:“如果这是规则,我会遵守。”

朴槿惠曾发誓要“打破韩国政坛的男人统治”。她的誓言最终实现了,她不仅将是韩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统,更是东北亚地区首位女性国家元首。上世纪90年代末,朴槿惠重回政坛后,连续5次当选国会议员,获称“选举女王”,并先后出任大国家党及新国家党的副党首、党首。2007年,朴槿惠曾参加党内总统候选人竞选,但败给了现任总统李明博。每次选举,朴槿惠都会成为一个故事。比如,朴槿惠的手常常因握手太多而疼痛,这种情况下她会将手用绷带扎起来,或者用另一只手握手。缠着绷带的手是朴槿惠的一个重要标志。

朴槿惠在韩国民众的眼里是“冰公主”,“公主”自然是因为她是总统之女,“冰”则她是给人一种宁静、距离的感觉。一个父母先后被刺杀,饱尝世态炎凉,看清权欲争斗的人,内心怎么会不宁静呢?反过来,人们自然也会想到,这样经历的人内心的人情味又会有多浓呢?在韩国民众眼中,朴槿惠不是很亲民那种人。但是在竞选的时候,朴槿惠为了宣传,她去为普通民众洗脚、跟年轻人一起跳骑马舞、去市场制作美食……即便朴槿惠不是真正的亲民,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她依然需要按照人们对这个角色的要求去表现出她亲民的那一面。

朴槿惠在2006年5月的一次地方选举的助选活动中,突遭一男子用文具刀袭击,右脸被划出11厘米长伤口。当时朴槿惠只是用手捂住伤口,并不惊慌,甚至想继续演讲。这只是一个极端的案例,作为一个政治人物,一个总统,民众的不满是难免的,而她也不得不去承受这些不满。

本文来源:新丝路杂志 作者:贺月圆 阅读:统计中...
还可输入300字

手机站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组织机构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在线留言 | 加入收藏
Copyright © www.xslz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丝路杂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