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写忠诚

2016-01-18 03:23:20 新丝路杂志 0

“我们也有风花雪月,但那风是“铁马秋风”、花是“战地黄花”、雪是“楼船夜雪”、月是“边关冷月”。就是这种肝胆、这种魂魄教会我跟着走、往前行,我愿意为兵服务一辈子!”这是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创作员、著名艺术家阎肃在文艺座谈会上的一番话。习近平总书记在听后表示,“我赞同阎肃同志的‘风花雪月’,这是强军的风花雪月,我们的军旅文艺工作者应该主要围绕着强军目标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红心向党、追梦筑梦、德艺双馨的人民艺术家阎肃,从艺65年,始终模范践行党的文艺路线,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始终战斗在讴歌主旋律、弘扬民族精神第一线,先后创作了1000余部(首)深受人民群众和部队官兵喜爱、无愧于时代的精品力作,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为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事业作出突出贡献。

 

忠诚如炬照丹心——“感恩一生一世,更要回报一生一世”

日本侵华的80多年前,笃信基督教的父母为阎肃起了“彼德”这个教名,在重庆的一所修道院里念书。16岁那年,就在即将被送入高级修道院作为未来的神父“重点培养”时,他却选择了报考重庆南开中学。在那里他读过《共产党宣言》《新民主主义论》,也让阎肃追随了党。1949年春天,阎肃秘密加入了党领导的外围组织,与学长们一道罢课、游行、闹学潮……他说服已是企业经理的父亲打消了移居台湾的念头,迎接解放。

1952年,已经是西南团工委青年艺术工作队宣传员的阎肃,两次赴朝鲜慰问志愿军。他看到头天还一张张年轻面孔,隔天就成了一具具遗体,山冈上的墓碑一座连着一座,一片连着一片,所有的墓碑都朝着祖国的方向。阎肃的心灵被震撼了,他伫立在墓碑前做出了一个从军报国的重大选择。朝鲜归来,阎肃就加入西南军区青年文工团,穿上了军装,1953年,他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阎肃的人生和艺术有了可以扎下深根的精神沃土。

回顾一生历程,阎肃曾不胜感慨:“如果没有党的思想引领,一个从旧社会历经坎坷走过来的人,就会迷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这一生的命运就会重新改写;如果没有党的培养,我一个才疏学浅的青年学生,就不可能成长为党的光荣的文艺战士;如果没有党的关怀,一个老文艺工作者‘浑身都是铁,能打几颗钉’,我就更不可能获得这么高的待遇、这么多的荣誉。”正是基于此,阎肃发自肺腑地说“对党,我要感恩一生一世,更要回报一生一世。”。

“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一曲传唱数十载的《红梅赞》,激荡着一代代中国人的心灵。阎肃说自己这一生是用歌唱和赞美的方式来爱党爱国爱军队的。 1962年,3年困难时期让许多人心生困惑,他创作歌剧《红岩》讴歌党,为人民鼓劲。1964年9月,歌剧《江姐》公演引起轰动,一年内连演200多场,一时间,几乎全国的剧团都在排《江姐》,仅在上海就有6个剧团在同一时段同城演出。时隔半个世纪,第五次复排重演的歌剧《江姐》已在全国各地演出100余场。1964年11月的一天晚上,被《江姐》深深感动的毛泽东,在中南海单独接见了阎肃,并送给阎肃一套《毛泽东选集》。阎肃激动地说:“我一定好好努力!”

这份忠诚,源自理想,也源自信仰,更让阎肃创作出一件件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作品。他用《军营男子汉》告诉人们天下最棒的男人是军人,他用《长城长》唤醒献身国防的赤子情怀,他用《敢问路在何方》激励人们改革开放“敢试敢闯”的精神,他用《北京的桥》《前门情思大碗茶》《唱脸谱》催生“海归”的故乡情思,他用《香江明月夜》诉说着香港重回祖国母亲怀抱的激动与自豪,他用歌剧《党的女儿》为中国共产党建党70周年献礼。汶川抗震救灾,空降兵15勇士从5000米高空纵然一跃感染了阎肃,他连夜创作《云霄天兵》热情讴歌蓝天忠魂;2013年,总政治部举办“强军战歌演唱会”,阎肃和印青的联袂合作的《当兵前的那个晚上》,再向热血青年发出从军报国的召唤;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在当时中国文艺舞台上绽放光彩;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胜利与和平》文艺晚会成为绝唱。

1984年以来,《祖国颂》《回归颂》《长征颂》《八一军旗红》《人民军队忠于党》等100多场党和国家、军队重大文艺活动,他都是顾问主创;先后参与策划了21届央视“春晚”、24届双拥晚会和7届全军文艺会演,深受观众喜爱。

“争取活到100岁,我再写红歌15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要拼命回报部队、回报官兵!”是他爱党为军奋斗的誓言。

在阎肃的眼里,为党创作、为国家创作、为军队创作、为人民创作就是天职。65年来,阎肃把自己的人生追求牢牢定格在做党的文艺战线忠诚战士上,坚决捍卫党的文艺阵地,把对党的忠诚融入自己的文艺创作,让充满真善美的旋律响彻大江南北。

 

勤学敬业沥心血——“认真对待每一分钟”

有人赞他是“中华曲库”,有人说他是“最强大脑”。但阎肃深知艺海无涯、学无止境,他信奉的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业余时间里,不是读书看报就是看演出。有时为了一场戏,一走就是20多里地,为的是开阔眼界、增长见识。他不仅读李杜的诗选、金庸古龙的武侠,也读易卜生的戏剧、托尔斯泰的小说、甚至民国时期的“三六九画报”;除了书,他还爱极了戏。别人看热闹,他却看门道;京剧、昆曲、川剧、清音、越剧、单双簧、评弹、梆子……可谓是什么都看,什么都学,包袱段子,如数家珍。正是这种广为涉猎、时时处处皆学问的习惯,让他创作灵感不断。1993年,阎肃受邀为央视“3•15”晚会写一首“打假”歌曲。他忽然看到川剧《金山寺》里韦陀菩萨“开天目”的片段,顿时来了灵感。“既然分不清真假,那就‘借我一双慧眼吧’”,于是《雾里看花》一气呵成。

对接时代,勤学新知也是他的一大特点,他学电脑,玩游戏,发微信,爱说“吐槽”“太囧”“杯具”之类的时尚新词,喜欢周杰伦的《菊花台》《青花瓷》。晚会《胜利与和平》创作期间,同是核心创作组成员的著名词作家王晓岭惊叹:“他怎么能对那些抗战歌曲那么熟悉?当我们都拿着歌本翻的时候,他张嘴就唱出来了。哪个是敌后战场的,哪个是正面战场的,哪些歌类似,彼此的不同又在哪里,他都信手拈来,了如指掌,简直神了!” 对此,阎肃说,“我唯一承认的,就是我很勤奋,我认真对待每一分钟。”

阎肃认为,党员干部就要做到“四有”,那就是胸有大业,腹有诗书,肩有担当,术有专攻。 60多年军旅生涯,他的足迹遍布大漠戈壁、雪域高原、北国雪山、南国雨林的座座军营;从各类重大主题晚会到抗震、抗洪、抗非典,从央视到各地方电视台,只要是主旋律,只要于国于民有益,当策划、做顾问、写脚本、填歌词,阎肃无不倾心倾力。
阎肃从勤奋敬业中一路走来,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剧团拉幕打杂,他拉大幕、管汽灯、跑龙套认真负责,任劳任怨。他说,“要想甜,加点盐,一定要养成吃苦耐劳的习惯。” “我就是个平凡人,我最喜欢沙僧,任劳任怨。”

1962年,为创作歌剧《江姐》,阎肃两下江南,三进川东,走访了江姐原型江竹筠的20多位亲友。手脚戴的是沉重镣铐,吃的是木桶装的菜糊糊,亲身体验老虎凳一直上到第三块砖,摸着尖锐的竹签子体会那锥心之痛,歌剧《江姐》已经5次复排,一台戏唱了半个世纪,演出1000多场,影响和教育着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1964年创作歌剧《雪域风云》去西藏体验生活,海拔愈走愈高,气温愈降愈低,道路愈走愈险,18天的经历像生死劫难;1966年,为创作京剧《红岩》,阎肃来到重庆渣滓洞,再一次戴脚镣,反铐双手在黑漆漆的牢房待了7天7夜;《我爱祖国的蓝天》,是他下部队当兵一年多,把充氧、充气、加油统统学一遍,把擦飞机、卸轮胎、钻气道全部干一遍,与机械师、飞行员都成了好朋友,至今这首歌依然是人民空军的精神图腾。《军营男子汉》,是他和连队官兵同吃同住、无话不谈,终于掏出战士心窝子话“现在社会上总叫我们‘傻大兵’,我们保家卫国怎么就傻了”之后的激情之作;创作《长城长》,他一路走过鸣沙山、月牙泉、嘉峪关、玉门关,用脚步丈量巍巍长城……

从毛头小伙直至耄耋老人,他不知道为部队写了多少军歌、师歌、团歌、连歌,让每一首歌成为激励官兵的号角,是阎肃毕生的追求。即便是昏迷前,85岁的阎肃仍保持着勤奋的工作状态。他是一个多产的剧作家,同时担任春晚、双拥晚会等大型文艺活动的艺术顾问,以及星光大道、青歌赛、红歌会等综艺大赛的评委。新年和春节前后,多少年来都是阎肃最繁忙的日子,常常熬通宵,很少能和家人一起过除夕、迎新年。2015年7月,接到为电影《百团大战》创作音乐的紧急任务,阎肃却没有半点迟疑:“这是大事,这得干!”为筹备9月3日举办的《胜利与和平》文艺晚会,85岁高龄的阎肃再次担纲艺术指导,在结束晚会顾问策划工作后不久,阎肃因劳累过度突发脑梗,至今沉睡在医院病床上。阎肃睡着了,他的精神却醒着!

 

德高气正袭世人——“一切按规矩来”

作为一名老党员,阎肃不为虚名所累,不为利益所缚,不为欲望所惑,以自己的思想道德修养,模范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文艺战线的道德楷模。他常说,“一个人不管当多大官、有多大的名气,千万不要摆架子,架来架去,就把自己架空了。” “名人即明白之人”,明白的人就是对上不伸手,周围拉紧手,工作有一手的人。 85岁的阎肃从没有把自己当成什么名家大腕,笑称自己是“80后”,始终以一名普通老兵、普通党员严格要求自己。生活中的口头语是“我看挺好”“差不多就行了”,自己号称“泔水桶”,家里的一切剩饭剩菜全承包。一个“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国家一级编剧”,除了军装,他的衣服全是“地摊货”。已是专业技术一级、文职特级,不住“将军楼”,却住了几十年的团职房。

为官兵创作、替军队策划、赴连队慰问,阎肃只讲奉献,绝不索取。在军营之外,只要是为国家、为社会、为公益,闭口不谈报酬。有熟人问他的价位,他会生气地回答:你怎么也这么俗气!唯一的要求就是:能不能给我一盘饺子?

歌剧《江姐》,可以说是新中国历史上影响最广、拥趸最多、传唱最久之民族歌剧,《红梅赞》《绣红旗》等,时至今日仍是许多人张口就来的曲目,《敢问路在何方》也成为国人创业奋斗的励志经典,但他也从不出唱片集、作品集。“出那一本书有什么用?送人?没必要。卖钱?我不想挣这个钱。”阎肃说,“你的作品好,老百姓自然会替你出集子——在心里出。”交出去的歌词,他连底稿都不留一份,许多作品 “写完就‘扔’。”因为阎肃认为作品“活在老百姓心里才算真的留下来了。”

阎肃一向以党员、军人的高标准来要求自己。从不把毛主席、周总理接见、赞扬当成炫耀的资本,更不借此向组织要这要那。他经常说,“得意时不要凌驾在组织之上,失意时不要脱离于组织之外”。论资历和年龄,阎肃在空政文工团都是“第一老”,但他一切都按规矩来。他从来都遵守党的规矩、军人的纪律,组织生活,一次不落;文工团开会,总是提前10分钟赶到;只要外出,他第一件事就是向团里请假,回来后马上销假;每月领到工资的第一件事就是缴纳党费。

阎肃多次担任过中国剧协曹禺剧本奖和小戏小品奖评委会主任。评奖时,他反复强调要坚守一个导向,那就是——不能光看到评了多少奖,开了多少花,而要真正看看这些作品对移风易俗起到了多大作用,在老百姓心中能留下什么,评选作品要不分出身、不看地位、不徇私情。作品数量、质量不过关,他会痛斥“懒!呆!散!”,他曾当面批评一些演员:再唱不好就别唱了。2012年,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主办的《我爱唱军歌》栏目比赛现场,一个由部队某单位选送表演的合唱节目,得到现场观众如潮的掌声。但阎肃的脸却越拉越长,当场质问领队:“这是现场唱的吗?你们分明是在假唱,我为你们感到丢脸啊。”原来,选送这个节目的单位为了保证表演效果,赢得比赛,提前录制好了声音,却被阎肃一眼戳穿。

面对文艺界‘浮躁炒作、急功近利、投机取巧、粗制滥造、千篇一律’等一系列问题, 77岁的阎肃和40名著名艺术家公开站出来表明态度,联名倡导传承红色经典,抵制恶俗之风活动。他在多个场合痛斥:“这就好比‘地沟油’‘苏丹红’,不法商贩用它们做食品,在市场上赚取利益,害的是我们的下一代,害的是我们的国家!”
醉心基层洒真情——“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

深入基层、情系人民,是阎肃艺术上取得成功的法宝。世上没有速成的艺术品,好作品都是用脚走出来、用真感情浇灌出来的。阎肃始终认为,只有与时代同行、为人民抒写,作品才会有底气、接地气、有温度,才能成为照亮人们心灵的精神火炬。他感到“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 所以,阎肃会时常问一问自己心里装着谁?有没有对人民爱得真挚、爱得彻底、爱得持久?

作为一名军队文艺工作者,阎肃深知自己最广阔的战场在“前线”:上高原、下海岛、走边防、赴哨所,来到演兵场、指挥所,登上执行训练任务的预警机,探访航天员出征前的“问天阁”……这些他视为财富的人生体验,是他创作的不竭灵感和源泉。1955年,他被编入空政文工团,一干就是60年。这60年里,阎肃的文艺创作道路是从当兵开始的。1959年春节刚过,团领导就找他谈话,让他下连队当兵去。在连队他才明白原来自己还不懂得什么才叫一个兵,于是,学打背包、集合、操练,跟着老兵学当机械兵,擦飞机、充氧、充冷、充气、加油。

“一旦确定了干什么,你就要学会‘扎猛子’,不能浮在表面,要往根上去。”1958年,阎肃在广东航空兵某部下连当兵整整一年多,当他分不清自己是文工团员还是机务战士时,也从出神地望向天空、期待战机安全返航的机械师眼中获得了灵感,写出了脍炙人口的《我爱祖国的蓝天》。

1964年,阎肃为创作歌剧《雪域风云》去西藏体验生活。18天的经历像生死劫难。在唐古拉山口一个兵站,他钻进用7床军被包裹的被窝,仍然感觉像躺在雪地里一样。第二天一早,一名小战士端来一盆洗脸水。阎肃随口问:“你来多久了?”“两年。”因为高原反应,小战士嘴唇发紫,还得了雪盲症。这样的士兵在兵站比比皆是,却没有一个人信念动摇。良久无语,阎肃庄重地给战士敬了个军礼:“你是大英雄!真英雄!”

正是怀着对基层和官兵的真挚感情,阎肃对他们的请求从不推脱,也风雨无阻。2010年春节前,一个基层部队要举办迎新春文艺晚会,邀请阎肃与文工团的同志和战士们共贺新春。阎肃一口答应了。他说:“一些专业场合我们可以推,但基层官兵的心不能冷。”于是,他冒着风雪赶往部队与战士同演同乐。

阎肃的创作激情,不仅是被时代推动、责任推动,更是感情推动。在他的丰硕成果中,1000多首歌曲三分之二以上是军旅题材;空军的所有部队,都留下了他身影和爽朗的笑。他说,自己最爱穿的是军装,最爱写的是军歌,最爱去的是军营,最愿意的是为兵服务一辈子。

(作者系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武装部政委)

本文来源:新丝路杂志 作者:王厚明 阅读:统计中...
还可输入300字

手机站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组织机构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在线留言 | 加入收藏
Copyright © www.xslz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丝路杂志 版权所有